特色文章

Diary

作 業『20世紀人物群像』作業點此進入

京 秋睽違三年的北京之行,在高亢的持續研討中展開,在重感冒的臥病狀態中結束。上次離開北京前,最後一站是清華高研所;這次重返北京,又是向高研所奔去。這裡真是我們青年學徒的精神家園~!

上 弦在上弦場看同學們競技是有意思的事情。這天的午後是人文學院的體育競賽。比起實際獲得的成績,趣味和友情或許才是真正首位的成就,而且我們班是唯一參加400X4接力賽的班級!就算沒有其他對手參賽,我們也認真跑完全程。就此來說,意義不凡!

灯 台岩波書店出版的2018年2月號(即上一期)《思想》登載了一篇由G. Curty在2014年在耶魯對I. Wallerstein的訪談稿日譯版:《資本主義,構造的危機,現代社会運動》(Capitalism, Structural Crisis and Contemporary Social Movements)。I. W. 在這次訪談裡精要地介紹了世界體系論的各種論點,真可視為世界體系論的超迷你入門導論。這則訪談讓我想起Braudel多年前所接受的一次訪問。I. W. 與他所師承的Braudel都強調從「壟斷」來界定資本主義,也強調長時段的視角,等等。此文最後關於人類未來的展望大概是最重要的部分吧。I. W. 提到:他的祖父母那代人主要還是生活在體系的正常運作的時代,因而也是一個由「決定論」所支配的時代。然而,今天卻是體系出現的結構危機因而「自由意志」可以更加有力的時代,人類的選項比「決定論」的時代更加的多,我們能夠給現狀提供更大的影響。(感覺好勵志) =>『〈インタビュー〉資本主義,構造的危機,現代社会運動――イマニュエル・ウォーラーステインに聞く』聞き手=ガエル・カーティ(英文版好像要付錢。) 繼續閱讀

十一月七日.勝利節日的頌歌 / 巴勃羅.聶魯達

十一月七日.勝利節日的頌歌
巴勃羅.聶魯達

這具有雙重意義的週年、今天、今晚﹐

難道人們會看到一個空洞的世界﹐
會看到痛苦的心靈被愚蠢地刺穿﹖

不﹐這一天不僅是二十四小時的連續﹐
更是明鏡和利劍的步履﹐
是一朵具有雙重意義的花﹐
它打擊著黑夜﹐
直到將黎明從夜的根中拔起﹗

西班牙的節日﹐
你來自南方﹐
勇敢的日子﹐
羽毛如鋼﹐
你來自最後倒下去的人﹐
他的前額被打碎﹐
可你火紅的號令卻還在他的口中迴響﹗

你在那裡走著﹐
帶著我們永不磨滅的記憶﹔
你曾經是節日﹐
而現在是鬥爭﹐
你支撐著無形的柱石和翅膀──
它將和你一起飛翔﹗

十一月七日﹐
你生活在哪裡﹖
你的花瓣在哪裡放射光彩﹖
你的哨音在哪裡向弟兄們說﹕衝啊﹗
向倒下去的人說﹕起來﹗

你的勝利在哪裡形成﹖
從血液開始﹐
通過人們可憐的肉體昇華為英雄﹖
聯盟﹐
世界人民的姊妹﹐
純潔的蘇維埃祖國啊﹐
豐碩的種子又回到你的懷裡
就像樹木的枝條飄灑在大地﹗

人民啊﹐
在你的鬥爭中﹐沒有哭泣﹗
一切都像鋼鐵一樣﹐一切都會行走和殺傷﹐
一切﹐包括摸不著的寂靜﹐甚至懷疑──
他用冬天的手尋找我們的心臟﹐
要使它凍結和淪喪﹐
姊妹和母親啊﹐
為了幫助你們取得勝利﹐一切的一切﹐包括快樂﹐都該像鋼鐵一樣﹗

今天﹐讓叛變者受到唾棄﹗
讓卑鄙者時刻受到
沾滿鮮血的懲罰
讓膽小鬼回到黑暗中﹐
讓桂冠屬於勇敢的英雄﹐
勇敢的道路﹐勇敢保衛世界的
雪白和鮮紅的艦艇﹗

在這樣的日子裡﹐
蘇維埃聯盟﹐我虛心地向您致敬﹕
我是個作家和詩人﹐父親是個鐵路員工﹕我們一向貧窮。

昨天﹐在我的小小的多雨的國度裡﹐
相距遙遠﹐我卻和你在一起
你的名字在那裡熱烈地傳誦﹐
燃燒在人民的胸中﹐
直衝我國的高空﹗

今天﹐我懷念他們﹐
他們都和你在一起﹐
從家庭到家庭﹐從工廠到工廠﹐
你的名字像紅色的鳥兒在飛翔﹗
願你的英雄受到稱讚﹐
你的每一滴血都受到表彰﹐
它在保衛著純潔、自豪的家鄉﹗

願滋養你的英勇、苦澀的麵包受到讚揚﹐
與此同時﹐時代的大門為你開放﹐
讓你那人民的鐵軍高歌前進
在荒野和灰燼中
踏著劊子手的身軀
將一棵宛如明月的巨大的玫瑰
種在勝利、純潔、神聖的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