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Diary

灯 台岩波書店出版的2018年2月號(即上一期)《思想》登載了一篇由G. Curty在2014年在耶魯對I. Wallerstein的訪談稿日譯版:《資本主義,構造的危機,現代社会運動》(Capitalism, Structural Crisis and Contemporary Social Movements)。I. W. 在這次訪談裡精要地介紹了世界體系論的各種論點,真可視為世界體系論的超迷你入門導論。這則訪談讓我想起Braudel多年前所接受的一次訪問。I. W. 與他所師承的Braudel都強調從「壟斷」來界定資本主義,也強調長時段的視角,等等。此文最後關於人類未來的展望大概是最重要的部分吧。I. W. 提到:他的祖父母那代人主要還是生活在體系的正常運作的時代,因而也是一個由「決定論」所支配的時代。然而,今天卻是體系出現的結構危機因而「自由意志」可以更加有力的時代,人類的選項比「決定論」的時代更加的多,我們能夠給現狀提供更大的影響。(感覺好勵志) =>『〈インタビュー〉資本主義,構造的危機,現代社会運動――イマニュエル・ウォーラーステインに聞く』聞き手=ガエル・カーティ(英文版好像要付錢。) 繼續閱讀

聂绀弩:一个高大的背影倒了

一个高大的背影倒了,
在无花的蔷薇的路上——
那走在前头的,
那高擎着倔强的火把的,
那用最响亮声音唱着歌的!
那比一切人都高大的背影倒了,
在暗夜,在风雨连天的暗夜!
在暗夜,
风吼着;
拔倒参天的古木,
卷起破碎的屋瓦,
卷起一切可以卷起的东西,
打向我们底行列——
这悠长的行列,
这肃穆的行列!
这愤怒的行列!
那引头的背影倒了!
在暗夜,
雨淋着,
在我们底头上,
在我们底身上,
在我底心上!
泥水拖住我们底腿,
无花的蔷薇刺进我们底脚心,
一切肮脏的东西溅在我们底身上!
我们是一条悠长的行列——
饥饿的行列,
褴褛的行列,
奴隶的行列!
那走在一切人前头的背影倒了!
我们是强健的,
然而受伤了;
我们是勇敢的,
然而受伤了!
我们是固执的,
然而受伤了!
在无花的蔷薇的路上,
在风雨连天的暗夜,
没有一点伤痕的,
不在我们底行列里。
那伤得最厉害的人倒了!
他是我们中间的第一个——
第一个争自由的波浪,
第一个有自己底思想的人民,
第一个冒着风吹雨打和暗夜底一切,
在无花的蔷薇的路上,
高唱着自己底歌的人民。
这第一个人民倒了!
惊天动地的响声,
晴天霹雳般的响声,
我们中间的第一个倒了!
那高大的背影没有了,
那倔强的火把没有了!
那响亮的歌声没有了!
千万人底嚎哭,
千万人底喊叫,
千万人底悲痛,
赎不回这无比的损失!
高大的引路人,
你知道么?
谁在哀悼着你!
前面是平坦的路底边沿,
白天底边沿,
晴明底边沿,
能够忘记么,
你第一个向它走去的人!
安息吧,亲爱的朋友!
永别了,人民底同志!
我们要从你底尸身上走过,
踏着你的肉和骨和血,
踏着你指引过的路,
用我们的眼泪,
用我们的歌,
用我们的脚印,
造成你的坟墓!
愿你的英灵永远和我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