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雜誌社論並代發刊辭:釣運帶我們來到這裡,歷史引導我們向前

一九七二年四月《東風》創刊號。邱士杰攝影於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2010年攝)

一九七二年四月《東風》創刊號。邱士杰攝影於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2010年攝)


先讓我們總結過去一年來的釣運的經驗。釣運是從台灣民營報紙的青年記者們登陸釣魚台島懸旗立碑所引發的,但是這個運動卻在台灣夭折了,原因是台北方面官方的壓制。其壓制的動機有二: 年前聯大投票台北失利,妄圖「以島換票」,保持聯大席位。 北京政府發表對美日的強硬警告,表示釣魚台是中國領土台灣省的一部份,台北方面採「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的態度,居然表示釣魚台主權未定。
這個運動在台灣被壓抑下去了,卻在美國留學生界普遍燃燒起來。其主要原因是在港台教育之下麻木了的愛國情緒在到了國外後又重新銳化了,留學生了解到國格與人格在異邦的生活中是分不開的。因此在開始時釣運的箭頭有兩個,一個指著日本(外抗強權),一個指著台北(內除國賊)。「外抗強權」沒有人反對,「內除國賊」卻引起了不少恐懼。這恐懼有兩個來源,其一是台灣的留學生對蔣政權特務手段一向具有的恐懼心理,其二是台北為了壓制海外保釣運動,在《中央日報》上製造釣運分子受「匪」利用的謠言,白色恐怖加上「紅色恐怖」,許多台灣來的留學生退出了釣運。但另一些保釣分子對台北這種卑劣的行徑進行了反抗,一再上書要求台北公開向日本表示對釣魚台主權的照會。不料台北方面不但對上書不予置理,反而一方面加緊指名誣指釣運分子為「匪諜」,一方面到處以匿名信、怪電話、和雇用打手製造事端,一方面又派人出來「疏導」,三管齊下企圖製造分化,打擊釣運,同時在《中央日報》上連月刊載中日友好的文章,向日本示好,對釣魚台主權的事卻隻字不提。
台北這種卑躬屈膝喪權辱國的行為大大刺激了釣運中的留學生。有人開始了解保釣最終的目的一定要從促成台灣內部的改革來達成。但改革的話已談了二十多年,台灣的腐化反而日甚一日,遠超過了五四運動時期的北洋政府。也有人提出應請北京方面出來保衛釣魚台主權,但認真於此的人尚不很多。有人開始檢討台灣蔣家政權的本質,這方面的討論卻非常熾烈,只是思想上尚未觸到台灣問題階級矛盾的核心。
正在這時候美國對中共的敵意忽然轉變了。參加釣運的留學生們在這一刻忽然看清了美國過去從一九四九年以來圍堵中國的帝國主義居心,也突然認識到蔣政權為小集團服務賣國苟存的面貌,他們的眼睛開始明朗起來。對保釣,對台灣前途,對久未認識的中國大陸,對社會主義,千千萬萬的事都要知道,都想去了解。無數的國是大會召開了,舊的問題回答了,新的問題又起來。一些被誣指為「匪諜」及其他一般學生終於開始正式研讀社會主義的理論書籍和有關社會主義祖國的一切報導。自然的結果是留學生對祖國的向心增強了,有些已退出釣運或從未參加釣運的學生也研讀關於祖國的一切。
聯合國召開大會、一些留學生回大陸訪問、中共恢復了聯合國席位、統一運動、尼克森去大陸、並且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等一連串的事件後,留學生對中國的統一走向社會主義是再也沒有懷疑了!許多人無法解釋這不可避免的歷史事實,開始探索歷史的走向是否有其必然性?
要認清歷史的走向,先應當認清形成歷史走向的主力。歷史的主要構成因素是人,歷史是人類政治活動的記載。在每一個社會中,人民是政治活動的主力。人民是誰?人民包括權力機關以外所有的農人、工人、士兵和知識份子等等。在這些人之中,農人、工人和士兵佔最大比率,一向是社會中生活資料和治安的提供者與確保者,一切生產創造社會進步的原動力。因此在政治活動中,他們的福利應當是最首要的考慮,他們的意願應當是影響政治活動走向的主力,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至於知識份子,其擁有知識在本質上是和資本家之擁有資金一樣,因此有人把受教育也看作一種投資。但是知識份子只有在跟權力機關或資本家結合以後才能享受到知識的利潤。(最明顯的例子是世界上只有飽受訓練的工程師、研究員、助理人員,卻沒有一個受過專門訓練的總統、董事長或屠宰業鉅子。)也就是說,知識份子有依附上層權力階級的本質。但另一方面知識份子也受著資本家及其所依附或控制的權力機構的壓榨,因此對工農兵群眾也有其同情。因而知識份子在歷史的走向上扮演的是一種時而進取時而反動的角色。
今天的社會主義中國,是一個工農兵群眾掌握權力機關的社會,因此工農兵群眾的利益便是權力機關的利益,工農兵群眾的意願便是權力機關的意願。這是人類久遠以來的理想,是一個最先進的社會。而今天中國的知識份子也已認清工農兵是歷史的主力,無私地為工農兵大眾服務,扮演進取的角色。是這種掌握歷史主力,服務廣大人民的政治現實,使今天的社會主義中國繁榮昌盛,使強梁讓步。也就是這個政治現實,使社會主義成為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取代背棄人民賣國求榮的蔣政權,解放台灣,收復港澳,促成中國統一。這便是歷史走向的必然性。
釣運已經帶領我們來到這裡,教我們認識中國,認清歷史。我們今後的工作,應該是一方面努力學習社會主義,加強對祖國的認識,一方面團結美加中國留學生,為加速中國的統一與建設而獻身。本刊同人也願以此與讀者們共勉。
原載於《東風》,一九七二年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