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的現代史背景(姜萬吉.高麗大學教授)

1. 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的背景
為探索曾在解放後美軍政時期開始形成﹐然後經過李承晚政權時期和朴正熙政權時期得到進一步強化了的韓國國家恐怖主義之根源﹐應該從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統治時期開始入手。日本帝國主義強佔曾經在中世紀為止對日本傳受過先進文化的韓半島﹐並實行殖民統治時﹐他們不得不採取國家恐怖主義的高壓手段。雖然日本從強佔韓半島初期開始﹐為確立殖民統治體系﹐不但鎮壓義兵鬥爭和愛國啟蒙運動﹐而且實行所謂“武斷統治”的國家恐怖主義。但是這種國家恐怖主義的統治﹐卻成了導致三.一運動的原因。
在三.一運動以後的二十年代﹐由於民族主義運動得到持續發展的同時﹐社會主義思想開始傳入韓國﹐並成為民族解放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殖民地統治的鎮壓對象範圍有了進一步擴大﹐尤其是﹐社會主義運動同蘇聯和共產國際聯繫在一起﹐因而殖民地統治權力也對此不得不不斷強化警戒和鎮壓。三.一運動以後﹐日本帝國主義盡管標榜所謂的文化政治﹐但其實質根本沒超出國家恐怖主義的民族分裂政策範疇。
三十年代﹐日本帝國主義逐漸侵略中國大陸的同時﹐進一步加強了對殖民地朝鮮的國家恐怖主義的統治。特別是變為法西斯體系的日本國家恐怖主義﹐一方面為了鎮壓已擴大到民族主義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的朝鮮人民族解放運動而狂奔不已﹐另一面因侵略戰爭的擴大而陷入人、物兩缺之狀態的日本﹐不僅動員朝鮮青年充當侵略戰爭的炮灰﹐而且搜刮全朝鮮人、物資源充當戰爭等方面﹐十分有效地利用了國家恐怖主義。
一九三○年代以後的侵略戰爭中﹐朝鮮人不斷地進行了社會主義運動﹐而這種運動直接威脅著殖民統治體系。為此﹐日本的國家恐怖主義進一步強化其白色恐怖﹐於一九三六年﹐與德國簽訂共同對付共產國際活動和共同牽制蘇聯為目標的反共協定﹐此後﹐日本法西斯主義及其殖民地國家權力更加殘酷地鎮壓了朝鮮社會主義運動。另外﹐被動員參加這種鎮壓的下級官兵﹐幾乎都是在長期的殖民統治時期被統治權力有計劃地培養的警察和軍隊系統的朝鮮人下級搜查官。如果朝鮮的解放完全靠自力、或通過革命來爭取的話﹐那麼﹐殖民地國家恐怖主義的下級官員應列入被肅清的對象﹐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很不幸的是﹐韓半島的解放是由美蘇雙方以三八線為界分割佔領的形式來取得的。在三八線以北的蘇聯佔領地域內﹐曾在殖民地時代對民族主義勢力和社會主義勢力橫暴施虐的親日勢力﹐因實行強有力的清洗﹐大都移住三八線以南地區。然而﹐佔領三八線以南﹐並實行軍政的美國﹐為了控制已佔優勢的左翼勢力﹐樹立親美的資本主義國家﹐就吸收了由三八線以北移住到三八線以南地區的大多數親日勢力﹐並利用他們的力量﹐鎮壓了南方的民族主義勢力和社會主義勢力。
韓半島地區的國家恐怖主義﹐是在一九一○年代﹐日本帝國主義為了鎮壓朝鮮的民族主義運動而形成的。這種國家恐佈主義﹐在一九二○年代﹐起到了鎮壓民族主義運動和社會主義運動來組成的民族解放運動的作用。在一九三○年代﹐起到了動員朝鮮的人力和物力充當侵略戰爭資源的作用。到了日本帝國主義滅亡之後﹐這種親日勢力仍然依靠美國軍政﹐樹立了以親日勢力為中心的親美資本主義國家﹐進而鎮壓韓國的民族主義勢力和社會主義勢力方面發揮了作用。由此﹐不難看出其反歷史性的特徵。
2. 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的作用
起源於日帝強佔時期的韓國國家恐怖主義﹐到了解放以後﹐隨著時代的變化起到了不同的作用。與解放的同時實行的一九四○年代後半期美國軍政時期的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的作用是﹕首先它起到了原原本本地繼承日強佔時期國家恐怖主義的衣 ﹐公開叫嚷反共主義﹐封鎖對於那些曾參加過民族解放運動的民族主義勢力和社會主義勢力的參政權。當時﹐美國軍政當局不但不承認在國內以左右翼統一戰線形式而成立的朝鮮人民共和國﹐而且也不承認從國外歸來的以民族主義勢力為中心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反而美軍政所實行的是以國內的地主勢力和親日勢力中心組織起來的軍政。
其次﹐美國軍政時期的國家恐佈主義﹐起到了並不是成立民族統一國家﹐而是分裂國家的作用。解放後的韓國政界內﹐曾在國內活動的社會主義勢力和由國外歸來的民族解放運動戰線中的主要民族主義勢力之間﹐興起了結成統一戰線﹐建立統一的民族國家的運動。但是美軍政當局站在反共主義立場﹐竭力鎮壓社會主義勢力的同時﹐不僅違背一九四七年“杜魯門宣言”之後﹐與蘇聯達成的解決韓半島問題應按著莫斯科三相會議決定的約束﹐而且將蘇聯的反對置之度外﹐把韓半島問題移管給聯合國﹐其結果﹐在南韓率先實行單獨選舉﹐並成立了分斷國家。
一九四八年成立之後﹐在一九五○年代統治韓國的李承晚政權時期的國家恐怖主義的作用是﹕首先它繼承了日帝強佔時期和美軍政時期的國家恐佈主義衣 ﹐實行了更為強硬的極右反共主義和反北韓主義。在南韓社會裡﹐李承晚政權成立之前﹐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左翼勢力﹐也保留著相當數量的被稱為中間派的民族主義勢力。另外﹐此時尚未形成對於北韓政權及其住民的敵對意識。
但是﹐以極右勢力為中心的李承晚政權﹐實行強硬的反共主義政策﹐其結果不僅左翼勢力﹐而且被稱為中間派的民族主義勢力也都被徹底地肅清。例如﹐民族解放運動戰線的代表人物─民族主義者金九﹐因堅持通過與北韓政權的妥協﹐樹立統一的民族國家而遭到暗殺。此後﹐經過韓國戰爭把和平統一論看做是利敵論﹐就這樣﹐隨著反共主義、反北韓主義的進一步強化﹐反共主義卻�菃磟陞螫琤D義。
其次﹐李承晚政權時期的國家恐佈主義﹐又起到了對於日帝強佔時期的親日勢力賜給免罪符的作用。長達三十五年的日本帝國主義鐵蹄下獲得解放的韓國社會﹐最初成立的政權應該是由民族解放運動勢力來組成政權。而這個政權所要實行重要歷史使命之一﹐就是徹底肅清日帝強佔時期的親日勢力和確立民族的主體性。正因為如此﹐當時無論民族解放運動勢力的左、右翼﹐在肅清親日勢力問題上﹐其意見是完全一致的。
但是﹐繼美軍政後成立的以親日勢力為基礎的李承晚政權﹐幾乎廢棄議會制定的親日勢力肅清法﹐即反民族行為者處罰法。從此﹐日帝強佔時期的親日勢力能夠在韓國社會的政治、經濟、軍事等各部門都獲得生存條件。因此﹐經過四.一九民眾抗爭﹐李承晚政權被推翻之後﹐以親日勢力為中心的張勉政權的成立也並不是意料之外的。另外﹐張勉政權實行了若干民主主義的措施﹐然而以朴正熙為中心的親日軍部勢力對此感到不安﹐便發動了軍事政變﹐結果國家恐佈主義得到進一步加強。
因為以反共作為國策而發動的政變﹐取得了“成功”﹐所以在一九六○年代和七○年代﹐統治韓國的國家恐怖主義的作用是﹕首先設置了中央情報部﹐實行駭人聽聞的恐怖政治﹐並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部門廣範地扶植比以前更為強化了的極右反共主義、反北韓主義為基礎的“軍事文化”。從此﹐在韓國社會的各個領域裡﹐反民主主義的毒素更加深入地扎根下來。從朴正熙政權時期開始系統化的國家恐怖主義的“軍事文化”﹐經過全斗煥政權和盧泰愚政權時期﹐蔓延整個社會﹐所以在文民政權之下﹐也很難徹底消除其危害。
其次﹐朴正熙政權時期的國家恐佈主義﹐於一九六五年按照美國的強硬“要求”﹐用武力壓制大多數國民的強烈反對﹐強行簽訂了韓日協定。從此﹐給太平洋戰爭中失敗的日本﹐靠經濟勢力重新登上韓半島創造了條件。另一方面﹐簽訂韓日協定為契機﹐在東亞逐漸形成堅固的韓、美、日三角關係﹐而這種關係到一九六○年代之後﹐由於受中、蘇紛爭而被孤立的北韓給予很大威脅﹐故此﹐韓半島的冷戰體制更走向尖銳化。結果導致了半島的冷戰體制至今尚存的後果。
3. 韓國國家恐佈主義反歷史性
無論哪些國家社會裡﹐國家恐佈主義的反歷史是不言而諭的。但是﹐經過了殖民地時代和民族分裂時代的韓國社會來說﹐其危害更為深刻。首先韓國國家恐怖主義﹐成了分裂民族的主犯﹐僅在這一點上明顯地表現出其反歷史性。
如上所述﹐韓國的國家恐怖主義﹐在日帝強佔時期﹐在國家權力的庇護下﹐為鎮壓民族解放運動而成立的。因此﹐它們所鎮壓的主要對象﹐無疑是領導民族解放運動的民族主義勢力和社會主義勢力。這兩種勢力在日帝強佔時期﹐在領導民族解放運動的過程中﹐都提出解放後建立單一民族國家的目標﹐而這種目標在整個民族解放運動的全過程中﹐被表現為統一戰線運動。
由於韓國的民族主義勢力和社會主義勢力在解放建設民族國家的過程中﹐都把自己的目標放在建設統一民族國家之上。所以﹐在日帝強佔時期進行民族解放運動過程中形成的統一戰線運動﹐到解放後也仍然得到發展。但是﹐繼承日帝強佔時期國家恐怖主義的美軍政時期的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繼續起用日帝強佔時期的國家恐怖主義下層官員─親日勢力﹐並實行鎮壓民族主義勢力和社會主義勢力的政策﹐其結果﹐不僅破壞了樹立統一民族國家為目標的統一戰線運動。而且﹐樹立了以親日勢力為基礎的反民族主義、反社會主義的分斷國家。美軍政時期國家恐怖主義的反歷史性﹐集中表現在為成立分斷國家打下基礎的這一點上。
其次﹐眾所周知﹐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的反歷史性﹐在其性質和志向上﹐都是反民族、反民主、反民眾的。不用說日帝強佔時代和美軍政時期﹐就在李承晚文人政權裡﹐包括警察在內的行政官僚的大部分和司法界﹐軍事要職的大部分成員﹐是由反民族勢力來組成的。另外﹐朴正熙軍事政權的核心成員﹐也都由舊日本軍乃至偽滿軍出身等反民族勢力來組成的。
國家恐怖主義創出的政權﹐必然是反民主主義的獨裁政權。所以﹐其統治權力的核心成員不論是日本人、美國人、韓國人或者是文人、軍人﹐無疑都是缺乏民眾基礎的狹隘的極右反共勢力為中心的獨裁政權。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特徵﹐就在於其政策路線上只要打著反社會主義、反共主義旗幟或者標榜它﹐就能夠維持其生命。
再次﹐韓國國家恐怖主義的反歷史性又在於把反民族勢力�菃磞言螫痗掑O。體驗過殖民地時代和民族分斷時代的韓國社會來說﹐不用贅言﹐親日勢力和策劃分裂的勢力﹐是反民族的勢力﹐但是﹐指向反共主義的國家恐怖主義卻把它�菃磞言螫琤D義勢力。在日帝強佔時期和解放後的美軍政時期﹐李承晚政權時期﹐朴正熙政權時期的過程中﹐反民族勢力之所以能夠避免被肅清﹐能夠接近統治權力的核心﹐是因為國家恐怖主義所具有的反歷史性所致。這就是歪曲韓國現代史的重要原因。